齐乐娱乐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在线教育“雨后春笋”,创业风口如何成为教育风口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12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汪 蕾 在线教育的第20个年头,从事教育培训业超过10年的康老师忽然发现,2017年的金华,在线教育“雨后春笋”一般开始冒头。“特别是儿童英语教育,已经有了‘学校+教育机构+在线教育’的三学模式。因为价钱不贵,机构里有一半左右大龄孩子加入了在线教育的行列,更多没上实体班的孩子也在上网课,但是问题也很多,效果并不理想。” 康老师的感受反映的也正是在线教育行业的现状。这一头,北大教授在线讲授经济学课程,超17万的用户每人199元的“学费”让该教授的专栏获得近3500万元的收益;那一边,51talk线上英语外教“东南亚口音重”的消息引发热议,在线教育App小猿搜题与作业帮陷入“涉黄”纷争。 移动互联与社交媒体时代,在线教育大行其道,却接连遭遇问题,学习效果大打折扣,再度引发讨论与反思。 从十元到百元不等,效果却都不咋地 “让孩子像学习母语一样学英语”“没有围墙的国际学校”、名师一对一、VIP课程定制…… 如今,无论是手机App还是电脑,各种在线教育的宣传让人眼花缭乱。越来越多家长加入到网课大军,选择通过在线教育的方式来实现“托儿”。 究其原因,不过两点。其一,孩子在家上课,省却四处奔波之苦,而且一对一的教学,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值得去尝试;其二,相比实体教学,同样课程的在线教育价格更低。 事实是不是这样呢?记者调查发现,愿望很美好,但无论是价格还是效果,现实都不尽人意。 初一男生正正的在线英语学习之旅在三个月前停止,这时距离他开始学习过去两个月。正正是在ABC少儿英语报的班,在家就可以上课比较方便,价格比较实惠,一节课30元。不过,很快爸爸妈妈就听到了孩子的抱怨。课程说是小班化教学,每班大约10人左右,选课后发现学生水平参差不齐,有些根本没法回答老师的问题,一堂课下来除了对话几句基本没有收获;而通过QQ群互动提问,老师一对多难以应对,最后群成了聊天室。“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老师,齐乐娱乐陪孩子听了一堂课,老师是一个欧美男老师,明显不是专业人士,自己对教材都没有吃透。上课嚼着口香糖,口音严重,时间一到就匆忙说Bye。” “是很便宜,但效果很差。”最后,感觉上课就像浪费时间的正正,主动要求停止了课程,套餐里剩下的钱也打了水漂。 价格便宜的效果不行,那价格贵的又如何呢? 义乌某小学六年级的李雪瑜就在一家单课时费用超过130元的在线教育机构报了班,整节课45分钟,提前10分钟预习,作业10分钟,实际上课只有25分钟。考虑到刚生完二胎,接送时间不够,妈妈就给她在一个名为VIPKID的在线教育班报了价值9882元的76课时套餐班,这个价格甚至超过了金华本地一些教育机构。“因为快小升初了,就选择了比较贵的一对一北美外教班。”开始一个月,孩子反映还是比较好的,外教口语水平不错,也能调动孩子的积极性;但时间久了,弊端日显。 这家在线教育采用的是提前约课的形式,师资力量良莠不齐,好老师抢手,稍微晚一点就约不到了;而且,孩子也比较习惯同一个老师长时间固定教学,经常换老师效果不佳。“因为价格高,齐乐娱乐也考虑过节约课时的方法,比如一些在学校已经掌握的知识就不用特别花费课时去学了,齐乐娱乐和网校班主任提出能否提前了解下节课内容,但他告诉齐乐娱乐美国式教育方法不能提前告知上课内容,只能按照他们设置好的进度一课一课学习,支出很大,自主选择性没有宣传中那么强。” 喊着“颠覆传统教育”,却沦为商业资本游戏 1996年,101网校成为中国第一家网校,标志着中国在线教育的发端;如今,新东方在线、51Talk、YY教育、学霸君、小猿搜题等琳琅满目的在线教育品牌,中国在线教育发展成涵盖K12(基础教育培训)、职业培训、语言学习、IT培训、高等教育等领域的庞大产业。 2012年,《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对未来10年的教育信息化建设提出了指导意见和总体方向,这一年被称为中国教育信息化元年。 2012年对于新疆维吾尔族小伙卡哈尔·拜西尔来说也很关键,这一年他的英语培训学校已经渐渐在金华站稳脚跟,距离他从事英语培训已经过去8年,两年后他的儿童港英语培训学校成为金华第一家全外教儿童英语培训机构。然而,他不曾想过的是,在线教育会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席卷中国。 “教育培训,从一线城市到二三线城市的递进速度,大概花了八九年;而在线教育的速度可以说是翻番。”卡哈尔·拜西尔一开始也觉得在线教育会大有可为,但爆发的问题让他多有失望。“现在所有受追捧的在线教育领域都是线下教育的翻版。”换而言之,“颠覆传统教育”的口号吸引了大批资本进入在线教育领域,但实际上,目前所有的在线教育模式仍停留在老师讲学生听的阶段,互动很少,本质上还是传统的灌输说教式教育。 另一方面,当资本进入教育市场,其逐利性很大程度上违背了教育规律,让在线教育沦为资本游戏。“很多做在线教育的只能被称为企业、公司、老板,而不能被称为学校、校长、老师。他们只是很机械地通过平台将有培训需求和有闲置时间的外籍人士牵线,遗憾的是,三方中没有一方是专业做教育的。” 他认为,因材施教、因人制宜这样流传千百年的传统教育模式的优越性是经过时间考验的,因此在线教育想要发展,同样“万变不离其衷”。在线教育不可能颠覆传统教育,只会是传统教育的补充;想要发展在线教育,更应该多关注个性化教育、多元化教育,而不是简单的补课、培训。“一个成熟的在线教育市场,首先不能偏离教育思维。以教育思维去理解和发展在线教育,才能发挥在线教育的积极价值。” “风口”如何从创投转向教育本身,创新与传承依然是关键词 随着“互联网+”不断深耕在线教育市场,在线教育被业内人士看成“风口”。有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1560.2亿元,用户规模为9001.4万人;预计到2019年将达2692.6亿元、1.6亿人的规模;预计2017年中国移动教育市场用户达到4亿人。 “风口”如何从创投转向教育本身,也随之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此前,国内不少行业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大谈在线教育发展,观点无外乎两个关键词:创新、传承。 在卡哈尔·拜西尔看来,创新指的是在线教育模式的完善,借用这种形式,一批传统专业教育机构为学生提供更加完善的教育服务。同时,这种自由安排时间的方式也更适用于成人教育,但增加互动性、场景设置仍是创新关键。 创新之上,传承是教育培训的关键。这种传承体现在师资力量建设、团队管理、教学质量考核等等方面,形式之于教育就是外衣,其内在本质不管何时何地都不应有改变。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汪 蕾 责任编辑: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