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永康纸岭古道——南宋以来学子赶考必经地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18日消息 金华日报永康分社记 吕纯儿 纸岭古道是南宋以来永康及周边地区学子赶考的必经之道,也是南宋以来的主要商道。从象珠开始,经凰江亭或凰江桥,经三渡溪水库,沿着峡源坑到义乌。现在部分古道已被三渡溪水库淹没,但从峡源村到义乌段还保存非常完好。 明正德《永康县志》记载:“挂纸岭在县西北50里。”清光绪《永康县志》记载:“永康环县皆山,而三峰为之祖,诸谷之水以华溪为归。三峰山距县四十五里,高三百丈,周三十里。北方之望山宝县治之祖山也,三峰鼎列峭绝异诸山,其左为挂纸岭,右为杳岭。”对象珠镇历史文化颇有研究的老人王工一介绍,《永康县志》记载的“挂纸岭”就是现在的“纸岭”, 清光绪《永康县志》的记载大至勾勒了纸岭的地理位置。 峡源坑段纸岭古道基本完好 一个冬日的下午,在当地村民的陪同下,记者探访了这条古道。从峡源村逆流而行,一路涧水青山,风景优美。路很窄,只能行人通过,大部分路段依旧是石块、石条彻成的古道,两边或藤蔓攀援,或青苔相依。古道两边满眼一串串红透的野树莓,如一双双顽童的眼睛,调皮地陪伴着这条历经沧桑的古道。古道两边有零星分布的田地,还有成片的枫树和板栗树林。只是时节已到冬月,大部分枫叶已飘落,板栗树也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古道上堆满了厚厚的树叶,路边偶有盛开的黄色野菊花,与这厚厚的树叶默默映衬,叙述着青春与年迈、生命的绽放与从容,构成许多美丽而幽静的画面。试想,如果是春日,这里又该是怎样一番野花满地、姹紫嫣红的美丽景象;若是秋日,树上的叶子没有飘落,枫树林和板栗树林也一定是满目的绚丽。 峡源村到纸岭大约五公里,爬到精疲力尽时,隐约觉得已到岭头,只是当奋力爬上时,看到的却是另一个陡坡。爬上这个坡,前面出现一个陡峭的岭。心想:“这应该就是岭头了吧!”果然,爬上这个岭,眼前豁然开朗了,四面群山延绵。这个岭就是纸岭了!纸岭是一个分界岭,另一边就是一个陡峭的下坡,属于义乌的地界了。纸岭也是个十字路口。南面是永康象珠,北面是义乌蒋坑村、东面是永康石湖坑村,西边这是义乌鱼曹头村。 南宋以来周边学子赶考必经地 眼下的纸岭满眼寂静。然而,800多年前的南宋,这里应该是完全相反的热闹场景。 王工一介绍,在他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讲纸岭的故事。南宋时期的纸岭就热闹非凡,丽水、武义、永康及永康南边区域的学子到杭州赶考必然经过这个高岭。纸岭的这一头是永康,另外一头就是义乌。三五成群的学子们爬上纸岭,附看延绵群山和成片田地总会思绪万千,停下来在附近的凉亭边休息边即兴吟诗作赋,把自己的凌云之志喻于纸岭的风光,取出笔墨记下,将诗稿挂于树上。经年累月,此地被称为“挂纸岭”(后称为纸岭)。 学子们写诗作赋的纸岭凉亭至今还在,建筑已经古旧,亭内长满了青苔,根据凉亭建筑上留下的字迹辨识,凉亭已于民国癸丑年(1913)进行修缮,至今又已过了100多年的时间。 南宋以来通往清渭街商道 南宋以来,清渭街是交通要道,也是商贸重地。纸岭古道也是手工艺者、商人贸易往来清渭街的主要商道。许多人因为贸易,把清谓街当成了故乡。古往今来聚居了陈、楼、何、吕、刘、薜、马、方八大姓氏。其中何氏后人有南宋状元陈亮的老师何子刚,以及进士何同、何绅、何子举、何逢年。马氏后人有海瑞同僚马应图、海瑞的学生马国本(海瑞曾写《赠马生归永康序》相送)。其他如宋代进士刘大辩、陈良臣、陈良能,明代进士乡贤楼泽等。这里有着如此厚重的历史文化传承,与当时贸易的繁荣息息相关。 于是,纸岭古道上就出现了一个个画面,古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或挑着担子、或背着行李,一路风尘赶往清渭街或从清渭街赶回,路过时打个招呼、让个道,碰到同道的人,就索性停下来攀谈几句。经年累月,石子路磨得光滑无比,发着亮光。 明中期以来通往象珠集市 1441年(明正统六年),王氏先人来到象珠这片土地时,象珠还是一个冷清的小村庄。后来慢慢形成了集市,到明朝中后期,象珠就已是远近闻名的农产品集散地了,是一个联结金华、义乌等地的贸易名镇。 王工一介绍,明清年间,象珠曾经是三类人群出门的必经之地。一类是来自芝英、方岩、古山的走江湖、做手艺的人。另一类是金华、义乌、武义上方岩的香客。另一类就是各地到杭州赶考的学子。三类人群聚集,人流带动物流,慢慢形成了一个贸易名镇。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风土人情,当时的象珠定然热闹非凡,老街上更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歇客店、饭店、酒店、肉店、药店等各种商店林立。 明清时期,农产品开始富余,加上象珠镇商旅往来频繁,慢慢形成了以老街为核心的三大集市:一个以小猪买卖为主的家禽家畜市场;一个是交易大米、小麦、红糖、毛竹、柴禾、木炭等农杂的综合市场;此外还有一个生姜市场。远近的乡民们把家里的农副产品拿到象珠集市上交易,再换成其他所需的生产生活用品。 喜欢研究历史文化的王国丰老人回忆,直到民国期间,象珠镇的贸易还较为活跃,义乌佛堂的红糖还通过纸岭古道挑到象珠来卖。由于象珠与义乌的贸易兴盛,纸岭古道上还慢慢形成了一个“贩挑队”,他们农忙的时候从事农业,农闲的时候就从义乌贩卖各种农副产品。当时王国丰的父亲王惠邦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总是在纸岭上批发义乌佛堂的红糖,再拿到象珠镇上零卖,往往到半晌午的时候红糖就卖完了。 来来往往的商人总要在纸岭凉亭上歇歇脚,喝口水,说说当年的收成、集市的行情、来年的打算。有的,干脆在凉亭内完成了交易。王工一生于1944年,象珠二村人,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凉亭一直有茶水供应,一直到他上小学后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供应茶水的费用开支由当时有名望的人捐助。后来,由于其他道路的开通等等原因,纸岭古道才慢慢沉寂下来,只留下种田、砍柴、采药的人从这里经过。 象珠商业繁荣也带动了象珠的文明,这里出现了许多富商、进士。从象珠镇留下的老街,老建筑五进齐家堂、植本堂、尊闻堂以及古井中可以读到许多当时的故事。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陈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