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健康 > 正文

一场强流感,再次让儿科捉襟见肘

提示: 流感来袭,全国各大医院儿科都被挤爆,很多地方甚至让医生们通宵坐诊,但也只是杯水车薪,患儿还是经常要等上几个小时,还有医院因为超负荷工作而停诊。是因为今年流感特别强吗?不完全是,每年这个时间段,全国各大医院的儿科都会出现“爆满”情况。孩子们看个病为何这么难?
流感来袭,全国各大医院儿科都被挤爆,很多地方甚至让医生们通宵坐诊,但也只是杯水车薪,患儿还是经常要等上几个小时,还有医院因为超负荷工作而停诊。是因为今年流感特别强吗?不完全是,每年这个时间段,全国各大医院的儿科都会出现“爆满”情况。孩子们看个病为何这么难? 这场流感让全国家长苦不堪言,不算花销,时间成本就高得吓人 每年入冬,都是小儿流感的高发季,但是今年的情况比往年更严峻。1月8日,国家卫计委也发布通知,称中国已处于流感疫情高发季节,2017—2018年冬季报告病例数,明显高于往年同期水平。 最近,北京、河北、陕西、浙江、天津等多地儿童医院门诊病人数量突破历史新高,而且现在给孩子看病非常占用大人的精力,接爱采访的一个母亲就说:“头天晚上0点预约挂号,第二天早晨6点去,等到给孩子输上液已经是下午的事情了。”而且至少得有三个大人跟着,一个负责停车,一个去排号,还有一个负责看孩子。 家长有怨言,医院也不轻松。浙江温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儿科门诊从2017年12月23日起,暂时取消了午休与双休,并增加了夜间门诊,现在是医院门诊部所有人员都被动员起来支援儿科门诊,早中晚班24小时连轴转。就算这样,还有许多孩子看病需要等六七个小时,医生护士包括家长孩子每个人都折腾得不行。 最极端的情况出现在天津。1月7日,天津海河医院发布一则通知:“因齐乐娱乐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 儿科医生真的不够用了 各方都不满意的根源是,中国儿科医师短缺的情况不仅一直存在,并且他们的数量还在不断减少。 据国家卫计委的相关统计显示,在中国,0~14岁的儿童约占总人口的20%,而目前儿童专科医院仅有99家,占医疗卫生机构总数的0.01%。2014年,每1000人拥有执业医师为2.12人,而每1000名儿童仅拥有0.53名儿科医生。截止至2014年,中国儿科医师有11.3万人,与美国对比,中国儿科医生的缺口已达到20万人。 儿科医生已经不够用了,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儿科医生选择辞职。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年每家医院都有2名儿科医生离开岗位。医生圈内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金眼科银外科,马马虎虎妇产科,千万别干小儿科……” 为什么医生都选择远离儿科?因为儿科被称为“哑科”,给孩子看病,医生和患儿通常很难直接交流,而家长的描述也未必准确,这就给确诊带来了风险,使得诊疗工作尤为困难和烦琐,接诊一个患儿的工作量相当于两个内科成人病人。因此,要求儿科医生有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 要求高,但回报却不高。在“以药养医”的体制下,很多医院将各个部门的收入与工资水平直接挂钩,但是小儿用药剂量小,常见病的检查也少,科室的收入很低,儿科医生的工资也上不去。 除此之外,儿科专业曾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尽管有很多人认为,国外医学院也没有专门的儿科专业,但是中国儿科专业被取消后,新的儿科医生的培养机制迟迟建立不起来,也始终没有一个培养儿科医生的规划,造成了十多年的人才断档。 直到2014年,才有医学院恢复儿科专业招生。不过,培养一名儿科医生至少需要11年,经过5年的本科和3年的研究生学习,儿科医生毕业进入医院后还要再接受3年左右的培训,才能够独自出门诊。就算2014年入学,也要到2025年才能独立给孩子看病。 资源配置不合理,数一数二的儿童医院看得最多的病是感冒 儿科医生已经不够用了,医疗资源配置的不合理进一步加重了儿科医生的负担。 在中国医疗资源最为丰富的北京和上海,患儿家属首选的医院就是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儿研所、上海儿童医院等儿童专科医院。而这些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儿科医院,看得最多的病却是感冒、发烧、咳嗽。 有人指责家长,认为他们不信任小医院,小病就往大医院跑,加剧了医疗资源的紧张。其实,家长何尝不愿意省事省力省时间,何况在流感季往人群密集的地方扎还有交叉感染的可能。 选择去大医院,都是被现实逼的啊。以北京为例,很多社区医院根本就没有儿科,哪怕是感冒咳嗽,社区医院都没有诊治能力,药房也没有可供孩子使用的药品。一些有儿科医生的社区医院,医生多数情况下只是给患儿家属一些建议,甚至直接让到大医院检查。 而针对此次流感,北京市卫计委在1月2日公布了北京147家可提供儿科诊疗服务的医院名单,全部是二级以上的医疗机构。 而在医疗资源配置相对合理的国家,全科诊所的全科医生,以及儿童专科诊所就能够轻松将这些搞定,患者在家门口就能够搞定。以公立医院占主导地位的英国为例,其80%的医疗服务是由基层全科医生提供的,而且很多就是医生开的私立全科诊所。 为什么中国社区的全科医生不能对儿童进行简单的治疗呢?有全科医生认为,小孩病情变化快,自己的经验不足,贸然看病可能会延误病情。另外,财政对于基层公立医疗机构的大量投入,硬件是强起来了,医生们却不愿意下沉基层,并持续出现优秀医疗人才被大医院虹吸的现象。 未来谁会愿意当儿科医生? 为解决儿科医生短缺问题,2015年国家卫计委曾下发通知,在医师资格考试中,对儿科开展加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这被很多人解读为“降分录取”。哈尔滨医科大学外科学硕士李清晨对此评价说:“降低儿科医师的执业门槛,本来无法通过考试的差生,可以通过加试的分数取得儿科的执照,向外界传递的信号就是,儿科是劣等医生。” 2016年,卫计委再次下发通知,提到“儿科医务人员不足时,可以对高年资内科医务人员进行专业培训,充实儿科医疗力量”。有医生评价说:“儿科医生和内科医生是完全不同的执业范围,怎么能短期培训后进行儿科执业?短期培训就能发儿科执业证书?没有证书属于非法和超范围行医,出事谁负责?”根据《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超科目、超范围实质上就是无证行医。 那到底该怎么解决这一问题?体制问题一朝一夕怕是难以解决,想要解决目前的问题,广东药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医生周昭远曾提出过一个解决方案:“把现在的14岁以下属于儿科改为7岁以下(学龄前),7岁以上可以到普通内科或相关专科就诊,这样属于儿科的病人明显减少,医生的短缺问题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不过这也只是一家之言。 七 嘴 八 舌: @白杨: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生育高潮的到来,可以想见未来儿科和儿科医生们面临的压力会更大。 @且听风吟:强流感击垮的不是儿科,而是脆弱的中国儿童身体素质教育。
来源:金华晚报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 场强 儿科 流感 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