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浙师大英语老师的遛娃英语课:20天卖了12万元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12日消息 记者 陈丽媛 知识就是力量,现在或许更流行的是,知识就是金钱。过去一年来,有关知识付费的讨论从未停歇,朋友之间小聚,不分享几个强大的付费课程,都感觉落伍了。 你上“知乎”了吗?你下“得到”了吗?你还不知道“千聊”啊?你焦虑了,因为时代进步日新月异,你却没有把零碎时间利用起来学习,你会落后,你的孩子也会落后。你长按“得到”二维码,往里面充了199块钱,顿时心里轻松了些。不管是为知识付费,还是给懒惰充值,至少你付了钱。就像之前,你喜欢去书店买书的那种获得感,虽然不是买的每本书你最后都看了。 有人付费,就有人赚钱。站在知识变现的风口上,你几乎可以在“知乎”“得到”“千聊”里找到任何你想要的课程,这些内容的提供者或许是刚刚在某选秀节目上夺冠的90后,或者是你曾经共事的同行朋友,甚至还有曾经跟着你实习的小姑娘……你又焦虑了,你不觉得自己比人家没文化,但是你找不到让知识变现的买点,眼看着这个市场都被别人瓜分完毕了。 买书也好,上课也罢,知识这东西,什么时候免费过?仅从字面意思来看,“知识付费”这个概念挺荒谬的,“线上有偿知识课程”说起来又长又别扭,其实不过是用互联网的新瓶子,装了满满一瓶老鸡汤。 但是,这是一个人人都有机会的时代。王思聪在“分答”上回答一个问题收3000元,你也可以在微信群里开期98元的微课。把兴趣做成事业,把知识变现,何其快意。前提是你得有干货,而这又恰恰是市场需要的。 一天听5堂在线课,洗脸刷牙开车都在学习 李梅(化名)今年43岁了,家住金东区,从事时尚行业超过10年,她说爱学习是自己最大的特点。“每个人都有一个消费兴趣点,就像齐乐娱乐的很多女性朋友爱逛街买衣服一样,齐乐娱乐的兴趣点就是买课程让自己更值钱。” 2005年,李梅决心自齐乐娱乐提升,辞去稳定的工作,定期去北京上服装搭配课程,前后坚持了3年。2012年,李梅又开始上心理学课程,她不满足于当时金华的学习资源,为了上课几乎走遍了小半个中国,前后花费10多万元。2017年,她去了青岛、厦门等地,上了三期心理学培训班。 现在回过头算一算,李梅说这些学习都化成了自己成长的养分和动力,她并不后悔为此花费的时间和金钱。2016年,她在微信公众号上,发现了更经济便捷的学习方法。那个公众号每天推送一首诗歌,音频与文字同步,可听可看。喜欢席慕容的李梅天天听,还带着正在读小学的儿子一起听。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公众号推出付费课程,99元一年,一周两次课,每次15分钟左右。与公众号上免费的音频不同的是,付费课的时间更长,朗诵者会将作者的创作故事、背景知识一并娓娓道来。“这种学习方式又便捷又省钱,资源又丰富。” 李梅带着儿子坚持听了一年课,她觉得这99元物超所值。“99元也就是买两三本书的钱,而且买来这些书,你并不一定会读完、能消化。”李梅说,“但是齐乐娱乐很轻松地就接受了这一年的诗歌课,不仅收获了诗意,而且还很享受。齐乐娱乐每晚会给儿子做抚触、捏脊,在齐乐娱乐们的亲子时间里,诗歌是背景也是附加值。孩子一开始的确谈不上喜欢,后来听到几首他学过的诗,他才听得认真起来了。”李梅说,儿子现在对国学感兴趣,文言文的表达能力较好,“齐乐娱乐相信这与诗歌的熏陶有关,即便他不能完全听懂,潜移默化里也得到美的修养。” 后来,李梅陆陆续续又买了亲子教育课、化妆视频课、文案营销课、演讲与口才课。“洗脸刷牙时,齐乐娱乐听的是亲子教育课。开车时,可以听演讲课。这样一来,零零碎碎的时间都可以利用起来,有的时候一天要上5堂在线课,比齐乐娱乐儿子上的兴趣班还多。”这些课程大多收费为一两百元,李梅认为基本上还是物有所值的。“虽然现在互联网资源很丰富,课程里的内容齐乐娱乐们也可以通过其他网络途径找到,但是那往往很零散,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成本。购买课程来系统学习,齐乐娱乐觉得还是值得的。前提是,挑对课程。” 文案营销课是李梅花费最多的一堂课,前后投入超过3万元,也是她唯一有些后悔的。2016年,她买了一本讲微信营销的书,觉得言之有理,便扫了封底上的二维码,关注了作者李老师的微信号。李老师告诉李梅,可以交3000元钱,进入学习群。李梅交了钱,进群后发现里面有3000多名群友。“每人交3000元,这个李老师光是学费就能收900多万元,齐乐娱乐想他在营销上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李梅说,刚开始授课是比较密集的,一周三次课,每次半小时,连续上了3个月左右,李老师也是有问必答。后来的上课时间就不固定了,间隔时间越拉越长,但提出问题,李老师还是会及时回复。从事时尚行业多年的李梅想出书,她向李老师咨询,李老师告诉她,交3万元就能成为他的合伙人,她的所有项目,他都能会提供详细策划方案。 李梅交了这笔合伙人费用后不久,李老师给她发来一份策划方案,而且还教给她一些策划执行的要领,但是直到现在,李梅的这本书依然没有开始下笔。“他的有些想法挺好,整份策划也比较完整,但落地执行起来,就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难题。这个过程中,齐乐娱乐也不是没有收获,比如他的营销理念,比如他说的‘收费就是过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齐乐娱乐就在想,齐乐娱乐已经学习积累了10年,也可以过滤自己的粉丝,开课收费了。” 90后演讲冠军启发,产生知识变现的欲望 真正让李梅下决心挖掘在线培训市场的,是90后女孩刘媛媛的“普通人快速崛起的31堂修炼课”。刘媛媛1991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在北京大学财税法专业读研时参加了安徽卫视的语言类真人秀《超级演说家》。与许多选秀节目冠军的昙花一现不同,刘媛媛夺冠后就创办了自己的文化公司,推出了主打演讲与口才的在线教育课程。打开“千聊”,搜索“刘媛媛”便能看到标价12元一堂的“普通人快速崛起的31堂修炼课”,最多的一节课,目前的点击量超过了26万。 李梅上了刘媛媛的课,内容很励志,也很鸡汤,但听了不让人反感,李梅想这或许就是这些“修炼课”畅销的原因。“就像曾经的成功学和心灵鸡汤,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比课程内容更让李梅感兴趣的,是刘媛媛奋斗逆袭、顺势崛起的经历,以及她包装经营在线课程的门道。 上的课程越多,李梅把知识变现的欲望就越强烈。2017年10月,她开设了一个服装搭配群,进群是免费的。但如果要听搭配课程或者咨询,就需要支付98元的听课费。在微信群里,李梅学着李老师的“经营理念”,允许群成员互粉互销,做微商的朋友留下来,也有一些单纯的时尚爱好者离开了。第一次授课,李梅收到了70多人的学费。她精心备好课,整整讲了45分钟,比她上过的课程都要长,学员的续课情况却不理想。 “这个课程里都是干货,其实涵盖了齐乐娱乐做私人顾问中大部分的知识,如果是线下培训,齐乐娱乐的收费是7600元,应该说在线听课是物超所值的。”针对开课情况高开低走,李梅认真进行了对比和分析,得出的结论不是自己上的不好,而是没有照顾好听课者的口味。“来听在线课程的,其实很多人并没有像齐乐娱乐这样的学习毅力,你只能指望他们把课听完,并不能要求他们下课去思考、消化,举一反三。而如果缺少这些,齐乐娱乐的课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实用性了。”李梅反思,她现在的课里干货太多了,她要把理论的东西抽离出来,多展示些演员、名模的美丽搭配,还可以引入些刘媛媛的名言、李老师的语录,总之要让大家看得舒服、听得受用,不能有乏味感。 大学英语老师的遛娃英语课:20天卖了12万元 90后开始买防脱洗发水了,他们焦虑的不仅是养生,还有时代迅猛发展背景下对固化的知识结构的恐慌。知识付费的大热,就建立在这种普遍的焦虑上。当年齐乐娱乐们在校园里持续地投入时间专心致志地学习,如今用三五十天中的零碎时间也能事半功倍?浙师大英语教师杨沁的答案是肯定的,或许这种学习方法不适合所有的领域所有的人,但是对于2至7岁学龄前孩子的英语启蒙,如果家长能坚持用每天学到的几句短语坚持与孩子对话,是可以为之打造一个仅次于母语的语言环境,让其进入正式课程学习阶段时,至少不会陌生、惧怕,而是饶有兴致地继续学习。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齐乐娱乐之所以会开发这套‘遛娃英语课’,就是因为自己的两个兴趣——电台节目制作和英语教育。”杨沁曾留学美国,因为擅长美式发音,她在G20峰会期间,和外交部官员一起,参与了国外元首抵离杭州的接待工作。电台节目制作是她大学阶段在校广播台工作时掌握的,在后来的教学工作中一直都在用。为了筹备线上课程,杨沁做了一年准备工作,从教材创作到后期制作后的再审核,她都严格把关,有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在录音室里干到了第二天凌晨。“因为是齐乐娱乐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齐乐娱乐一点都没觉得辛苦,反而很有干劲。其实大部分的工作都用在前期准备和沟通上了,进入执行阶段后,50节课很快就录完了。” 杨沁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她做‘遛娃英语课’多多少少和儿子旦旦有些关系。经常有朋友问杨沁:“齐乐娱乐应该什么时候送孩子去学英语?”杨沁总是告诉他们:“别急,至少幼儿园大班再送培训班。”旦旦从来接受过英语培训,杨沁也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地教他26个英文字母,可是现在的旦旦已经有英语表达的习惯,是个双语宝宝了。“你不是说这么小不用学英语吗?”朋友问。“齐乐娱乐是说7岁以前的孩子不用送英语早教班、培训班,因为这个阶段是孩子自然习得的阶段,他们还不擅长课程学习,这个时候,需要家长为他们创造自然习得的语言环境。” 杨沁有时候会把和旦旦的对话、游戏发到朋友圈里。“齐乐娱乐就是单纯地陪他在玩,没有给他学习任务和压力,他的那些词汇、用语都是脱口而出的。”杨沁说,一个做媒体的朋友看了这些小视频后对她说:“现在线上教育这么火,你有这么好的方法,为什么不去试试?”朋友把杨沁介绍给了一家从事线上教育行业的数字科技公司,双方决定共同开发‘遛娃英语课’,杨沁编教材、录干声、审核节目,公司录制脚本、做后期、进行市场推广。2017年12月18日第一堂课上线后,20天内有400多名用户付费,“遛娃英语课”线上销售额超过了12万元。“现在其实还没正式进入市场,只是朋友圈里转发后的流量,公司到主流平台上推广后,相信流量会数倍地增长。” “遛娃英语课”打包收费299元,可以反复收听50节课。课程内容说简单也简单,每节课平均只有五分钟,教三五句日常生活英语对话。家长完全可以在洗脸、刷牙、开车时收听。但如果要让课程发挥作用,他们需要在日常带娃的过程中付出数十倍的时间,在孩子吃饭、穿衣、上厕所、游戏的过程中,反复而又自然地用这些对话去和孩子对话。“其实儿童教育没有那么神秘,齐乐娱乐们要做的,无非是在孩子面前成为更好的自己。” 杨沁希望每一个家长都能学以致用,“如果只是过一遍耳朵,这个课程对家长和孩子都不会有什么用,但齐乐娱乐知道一定会有这样的家长。”杨沁在线下也开了一个英语教育培训机构,有些家长给孩子交了学费,回家后就不再在孩子的英语上费心了。她说自己有时候会有“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困惑:“学习的效果和线上还是线上无关,和态度、执行力有关,功到自然成。” 说起知识变现这个话题,杨沁很坦然:“齐乐娱乐做这个课程的初心是把英语教育做得更好,齐乐娱乐的知识变现了,齐乐娱乐挣到了钱,这是一种良性循环,齐乐娱乐为此而自豪。齐乐娱乐希望所有为这个社会作出贡献的人都能有这样的收获,他们的付出都能得到回报。”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陈丽媛 责任编辑: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