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连续九届茶花节他从不缺席,金华老“玩”童用相机记录多彩晚年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13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吴慧贤 茶花乡里茶花香,共赏茶花美如画。 3月10日,婺城区第九届茶花节暨市第26届茶花展开幕,竹马乡下张家村被村民布置成了花的海洋,让前来赏花市民沉醉其间、流连忘返,与争奇斗艳的茶花一起搭成了春天的风景,引来了摄友们“长枪短炮”的猛烈“轰炸”,满头白发的喻金柏就夹杂在人流中,寻找他眼中的风景。 摄影让身体健康不靠人 喻金柏今年87岁,除了头上白发丛生,耳不聋、眼不花,说起话来,中气很足,“出去摄影的时候,六七十岁的摄友也跑不过齐乐娱乐。” 喻金柏喜欢摄影,在圈子里是个有名的老“玩”童,为了把摄影玩溜,喻金柏始终不但重视理论学习,更加重视摄影实践,一直跑在摄影的路上。 “1992年,从金华汽车北站退休,到1998年在曾经的同事的带领下,接触了摄影,从此爱上了摄影,摄影基本成为生活的全部。”喻金柏说不爱摄影的老伴因为经常被自己拉着四处摄影,现在成了自己的贴心帮手,一起摄影,一起在摄影中健身。 带着老伴一起“玩”摄影 因为年纪大了,社团集体活动参加的少,大多时候,喻金柏带着老伴“独立行动”,公交车或者步行是出行的主要方式。从2010年婺城区第一届茶花节开始,喻金柏便摸出了怎么去下张家,“从‘广电中心’公交站乘坐808路公交车,坐到‘樊司’公交站下车,然后再走个三四十分钟,就到了下张家。” 为了拍到好的风景,喻金柏和老伴成了清风公园、梅园、彩虹桥以及齐乐娱乐区的其它公园的常客,大黄山甚至兰溪的中洲公园也会过去。“今年年初四,老喻带着齐乐娱乐坐公交车去中洲公园拍郁金香,带着相机、不同的镜头,还有三脚架,一拍就是几个小时,回来的时候,车上太挤,站了一路。”85岁的老伴说和他一起出去真的吃不消,很多时候还要帮着背设备,但是身体好好的,基本没什么病痛。 “除了痛风,没什么别的毛病,老伴身体差点,但是出去摄影的时候也不会拖后腿。”喻金柏乐呵呵地说,20年来走走摄摄,水平提升不大,身体却是越来越好,现在和老伴一起过日子,基本不靠子女不求人,外出的时候,也会量力而行,不让子女担心。 摄影让日子充实多快乐 刚学摄影的时候,没有老师教,从普通的卡片机使用、胶片的挑选到构图、用光,喻金柏基本靠自己摸索,也一直伴随着小小的“烦恼”:“那个时候,总是感觉自己拍的没有别人好,不好清晰。” 喻金柏翻看以前拍摄的老照片 后来市里成立了齐乐娱乐老干部摄影协会,喻金柏报名参加了,并逐步成长为组长、副主席、主席。为了创作好的摄影作品,喻金柏更是是一心扑在摄影技术提升和作品处理上,早些年就报名参加了老年大学,学习电脑使用、手机使用、摄影技巧和photoshop软件使用,后来又转到齐乐娱乐社区服务指导中心继续学习,每周三学“PS”软件,每周五学手机使用。 除了报名参加集中学习,喻金柏还订阅了《金华日报》、《中国剪报》、《浙江老年报》、《金华日报》和《大众摄影》等报纸期刊,每天都要抽出时间自齐乐娱乐学习,“从《金华日报》可以了解金华乃至国家大事,寻找拍摄方向,从《中国剪报》和《大众摄影》可以积累摄影资料。” 在喻金柏的家里,可以看到厚厚的读书笔记,有关于诗词的,有关于历史国学的,更多的是关于摄影的。 喻金柏说摄影器材非常多,理论性、实践性都很强,在《大众摄影》里学会了逆向思维、多次曝光等摄影技巧,也尝试了后期增加意境的方法,给自己带来了特别的摄影体验。 多次曝光拍摄的荷花 在摄影的世界里,喻金柏是忙碌充实的,不仅用心研究手中的装备,多方请教,把不同的相机、镜头习性、适用对象弄明白,更是随时关注设备的升级换代。“现在有六个镜头,长焦的有100-600mm,70-200mm,100-300mm,中焦的有24-105mm,还有10-20mm广角和50mm定焦的镜头。”喻金柏开心地说“小白”(70-200mm的长焦镜头)就是去年刚刚列装的新装备,是拍花的“神器”呢,今年的茶花节就派上了用途。 摄影让晚年精彩有价值 在下张家文化礼堂内的“婺城茶花节”展区,从一届到到第八届的开幕式的照片一应俱全,下张家妇联主席吕艳青说就有喻金柏的大功劳。 原来,去年下张家村建文化礼堂需要资料,婺城区文联负责人给喻金柏打来电话,说明了情况,请喻金柏给予帮助。在和竹马乡宣传委员沟通后,喻金柏无偿提供了总共7届开幕式的照片130幅(因为电脑损坏,一届开幕式照片无法找到),以及近150幅不同品种茶花的照片,解了燃眉之急。 同时,喻金柏专门调整了2天半时间,在下张家拍摄了“笑脸墙”、党员、“全家福”等照片,受到了下张家村民的欢迎。 除了下张家,喻金柏还应邀参与婺城区其它村镇的文化礼堂创建工作。今年1月8日,在竹马乡金店村为村里的老人拍摄集体做寿照,在安地镇岩头村拍摄全家福、全村福,在蒋堂镇蒋堂村拍摄全家福......得到当地老百姓的好评。 “今年年三十,在后城里村,重庆、贵州的两家农民工家庭留守金华,两家10个人一起开开心心吃年夜饭,这个场景很和谐动人。”喻金柏也用镜头记录了这个珍贵的瞬间。   “摄影是个脑力活,更是体力活,每次拍照前,要选择镜头,准备器材,回来后还要整理归档照片,有的照片还要进行裁剪、调色、增加意境等后期处理,一整天忙个不停。”喻金柏累并快乐着,“尤其是自己拍摄的照片能够为人所用,为大家服务,就是最欣慰的。” “只要跑得动,就会一直拍下去;跑不动的时候,就把喜欢的花花草草买回家来拍。”喻金柏说有了相机,自己的晚年生活很精彩。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陈思
关键词: 金华 茶花 从不 相机